横跨三县市,骑行东瓯第一山(20121209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横跨三县市,骑行东瓯第一山(20121209)
2012-12-12 短途旅行

金鸡山,位于瑞安和青田的交界处,海拔1320米,为瑞安最高峰,素有“东瓯第一山”、“江南小黄山”之称。

遥望主峰,宛如一老者披巾端坐,故得名“巾子山”,谐名金鸡山。


我已经多次从湖岭桂峰骑行过金鸡山,但是只能骑到金鸡山客运站处,往上就是步道了。

据说从青田一侧有公路直达顶峰,因此我计划从330省道转230省道至青田县汤垟乡,然后由汤垟乡骑行至金鸡山顶,再由瑞安一侧的步道推车下山,经瑞枫线返回瑞安。

12月9日晨,醒来时才6点,天还是黑蒙蒙的,看了下手机的天气预报-晴,7~17度,今天好天气!(事实很悲催,天气预报不靠谱,一直到天黑我也没见过太阳的脸,最高温度可能也就10来度)。


收拾准备好,出门时天已大亮,接近7点。

冬季的清晨异常寒冷,北风呼呼,我骑过大桥,沿着330省道一路骑行。

1小时40分后,到达京屿线,从这条路走,可以不经高楼直接到达宁益。

宁益有个早点摊,就是我打算早饭的地点,错过这个小摊,只有枫岭还有家点心店还可以吃到暖和的早餐。

考虑到今天行程强度大,早餐叫了1份糯米饭和2个菜包,就着紫菜汤吃得不亦乐乎,另外还打包了1份糯米饭路上吃,一算帐才6块。

看来这钱呀,在乡下经花多了。


到枫岭之前这段路骑了很多次了,一路缓上坡,路边皆美景。


路边的红枫

溪边的红树林


讨厌的电线破坏和谐的美感


水边的荆棘

IMG_0624_副本.JPG

到达枫岭乡时,总行程已经达到了57公里,在小超市里买了两瓶水和几根香蕉就上路了。

上坡以后,没有走平日的大环线,向左拐上了陌生的230省道。


瑞枫线和230省道的岔路口


230省道的路况非常好,毕竟是省道呢,都是平整的柏油马路,路中间一条黄线异常鲜明。

骑行间,身边接连开过3辆教练车,自行车虽然赶不上,但我晓得,他们得再开回来,哈哈,因为,前路不通。

车友已经报告了,前面路面塌方在维修,我今天也是尝试一下自行车能不能过。


230省道的路面


果然,3辆车灰溜溜返回了,我继续骑行。

离刚才的岔路口约3公里,有段50米的塌方段,路基整个没有了,别说汽车了,一辆摩托车也只能灰溜溜返回。

这时就体现出自行车的好处了,汽车摩托车能过的路,自行车都能过,它们过不了的路,自行车也能过!


正在施工的塌方路段

IMG_0633_副本.JPG


这时候我也只能扛车了,骑了这么久车子,也该车子骑我咯。

搭建的临时台阶又窄又陡峭,虽然短,但是扛下去也挺费劲的。


狭窄陡峭的台阶


林间小路


塌方的路面


扛下去后再推过一段土路,就过了塌方路段,后面是一路坦途,即使还是在上坡过程中。

平日里骑行瑞枫线,只因身在路中而不能看见道路全景。

这次骑行230省道,和瑞枫线隔着峡谷一路伴行,反而可以一览对面道路的美景。


正宗的发卡弯


发卡弯特写


看似同向行驶,实则背道而驰


一路向上,奋力爬坡,速度却快不起来,因为手持相机忙个不停。

这个季节的山林是一年中最美的。

它是七彩的,赤橙黄绿青蓝紫,每一种颜色都可以在这里找到。


红红的“相思豆”


淡黄的小花


彩色的山林


路旁的红枫和黄枫


山腰公路如玉带缠绕


梯田级级向上


村落如明珠镶嵌在山林间


老房子怀旧一把


可能由于塌方的缘故,路上基本没有车子来往,人也很少。

期间遇上一辆瑞安牌小货车与我擦肩而过,我挥手想拦下告知前面塌方,可惜它一晃而过根本没看到。

不出所料,这辆车没多久也折返了。这次司机却看到我了,还对我举手示意打招呼。

慢吞吞地,我边骑边游边拍,快12点的时候,才到达了青田和玉壶的岔路口。


文成景点的旅游指示牌


过了这个路口,就进入了文成境内。

今天总里程70公里的时候,到达了230省道的最高点的一个山口,GPS显示是海拔810米,从枫岭开始,累计骑行上坡约13公里。

这个山口之后就开始进入了青田县境内,没想到这短短几公里公路,居然已经横跨了3个县市。

特别是当中的文成段一边靠山一边临水临崖,记得前几年经常听到这段路上有事故发生。

现在据说引进了挂网技术对边坡进行整治,将岩石严严地“锁”在里面,大大提高了通行的安全。

反正一路行来,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路段。


文成境内的李山亭


联侨亭


文成与青田交界处,看到了一座凉亭——联侨亭,它象征着这段公路把青田和玉壶这两个侨乡联结在了一起。

因此,玉壶到青田的公路又称通侨公路。

联侨亭又是一个观景台,在这里既可以远眺金鸡山顶峰,又可以俯瞰青田通往文成的新公路,以及山间的奇峰怪石,尽收眼底,大饱眼福。


倾斜的公路(拍摄角度所致)


蛇行公路


像竖起中指的怪石,啥名字不晓得


远眺金鸡山顶峰,今天的终极boss


进入青田界后,还是一路陡下坡,我越下越心虚。

因为下了多少高度,待会就得骑回来。

下的越多等会爬坡难度就越大。


进入青田界


迎面袭来的山风,像要渗入身体般,出汗的身体觉得愈发寒冷。

我赶紧停车,把所有衣服都穿上,换上全指抓绒手套,才觉得暖和了点。

出发前我看过地图上的路线,但是由于谷歌地球无法连接,看不到海拔高度,原以为只要下一点高度就转而向上的,没想到这一长下坡,累计的爬升的800米高度基本清零。

这一下就是14公里,下午1点左右,我到达汤垟乡。

看了下GPS数据,海拔140米,也就是说,我接下来的骑行海拔高度还有1100多米,任务异常的艰巨。


大红灯笼悬挂,石狮镇门,可能是某名人故居


一溪碧水群鸭戏


青田城区好近,但回家的路好远


一路上香蕉和水都消灭的差不多了,又在汤垟乡买了几瓶水补充,我的习惯是爬高山前必带3瓶水,有机会就补充,这还是骑行川藏线养成的。

还在小店吃了一大碗拉面,面多料足,大快朵颐,只需7元。


中餐一大碗拉面


1点30分,我穿过汤垟乡,在村庄尽头处右转,沿着一条小河,继续向金鸡山进发。

一开始是条4米来宽的小水泥路,很多路段双向同车都困难,我有点不确定,这是去金鸡山的路么?

起先看到的几个当地人都是老人,鸭子听雷,听不懂普通话和我的瑞安话。

好不容易在一个农家乐附近遇见位小姑娘,赶紧问路,她说就是这条路,不过还很远很远,你肯定骑不上去的。

只要方向对就放心了,这骑不上去也要骑啊,不然咋回家捏。


可能是季节关系,生意清淡的农家乐


告别了小姑娘,继续我的盘山路,曲曲折折,一路盘旋着上升。

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,我觉得这一侧的金鸡山风景真的好美。

几只鸟儿拖着长长的尾巴,在树间飞翔,不等我靠近细看,就飞远了,犹如山间美丽的小精灵。

我用相机拉到长焦,远远瞄着拍了几张。


美丽的小精灵



一路上的树木不仅五颜六色,更是千姿百态,吸人眼球。


最美丽的红枫


放大的盆景


独树一帜


斜而不倒


郎才女貌


红色宝塔


暗香浮动闹枝头



近乎断流的小溪


纤细的瀑布


骑行6公里的时候,遇见两个村民,我问他们还有多远到顶。

遥指最高峰,它就在那里,高高在上,只能45度仰望了。

路还很长,路还在脚下,继续吧。


仰望山巅


这时候路明显变宽,2辆车并排通行毫无压力。

据说青田县打算大力开发金鸡山旅游,新建景区公路以及一些配套设施,我也是受益者,如果是以前的土路,可能骑行难度更高。

路边还能看到一段段废弃的沙石公路,可能就是原来上山的道路。


废弃的土路


中途休息的时候,遇见一辆小车,这也是我上山遇见的唯一一辆汽车。

车子停下来跟我打招呼,原来他们是上山露营的温州驴友。

金鸡山的云海日出美景,我也慕名已久了,看来下次也带个帐篷上来试试。


温州驴友的小车


路旁突兀的巨石犹如鹰翼


金鸡山是越上越陡峭难行,转过一个路口的时候,我惊呆了,一侧山坡上都是来回盘旋的之字型盘山路,坡度奇陡,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能骑上去。


山坡上的盘山公路


人定胜天,一切陡坡都是纸老虎。

这样安慰自己,我不去思考还有多远,只是埋头骑行,看见美景也不忘停下来拍照。

金鸡山的公路素有“盘山巨龙接天穹”之称,人在山路上骑行,曲折的公路既是辛苦的见证,又是旅途中点缀的风景。

但是却只有在征服这段道路上到高处之后,才可一窥全貌。


一览众山小


远处的盘山公路


回首来时路



每一个的发卡弯都要看做一次高度的有效提升



沿着山路骑行,渐渐逼近金鸡山顶,它在眼中由朦胧逐渐变得依稀,继而变得清晰。

金鸡山最高峰——日出峰就在上方,既是今日的终极目标又给我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日出峰顶怪石嶙峋,看来青田这一侧确实要比瑞安一侧险峻得多,景色也更为优美。

我担心的是,冬季阴天的夜幕会降临得很早,我到底能否在天黑之前到顶并且从瑞安一侧推车下山呢?


逐渐逼近金鸡山日出峰的过程





途径仙灵寺。


奇峰怪石


终点将近,看到了景区停车场,边上牌子告知车辆必须停放于此,游客步行上山。

可是现在大概尚未完工,没有看到车辆,也没人管理。

可能不久的将来,这里就会成为一个旅游胜地。


景区停车场


4点20分左右,我终于到达了公路最高点,这是一个山口,很有点垭口的味道,GPS显示海拔1250米。

居然还掉了几点零星小雨,不过一下即停,只虚惊一场。


到达最高山口


距离天黑还有半小时左右,登日出峰可能要20分钟左右,估计来不及,我决定直接从瑞安侧的步道推车下山。

日出峰我曾经步行登顶,这次虽然没上,也不能算太大的遗憾。


最高峰——日出峰

IMG_0835_副本.JPG

刚才开车上来的露营驴友在打水


峰顶还可以看到一点晚霞


推行石板路下山,自拍一张留念


群山逶迤,晚霞满天


落日残阳如血,今天和太阳唯一的邂逅


推车下山由于不熟悉路径,还推错了一段路,有些路段由于人踪稀少,已经杂草丛生,到达瑞安侧的金鸡山路已经5点多了。

夜幕悄然降临,我沿着金鸡山路一路下坡,空山幽幽,漆黑如墨,伸手不见五指。

打开车前的手电,光柱如利剑刺破黑暗,但是回头看,却又是黑暗在后面追赶,潮水一般向我掩来。

四下万籁俱寂,只有车子滑行时发出的嗞嗞花鼓声,清脆入耳。

偶尔穿行过几个村庄,也都是家家闭户、杳无人踪、鸡犬不闻。

冬夜的山区,寒冷静谧得有点可怕。

到了永安境内,路上才出现车影人踪,过了湖岭镇,瑞枫线上慢慢人车多起来,回到瑞安已经是晚上九点,不含推车的总行程大约180公里左右。

回想今日之旅,仿佛经历了一次超凡脱俗的登天之旅,直至现在才重返人世繁华之中,荡涤心肺,烦恼一空,可能这就是骑行高山的魅力所在吧。


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