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2 雅安-泸定(2012-9-16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2 雅安-泸定(2012-9-16)
2012-10-29 长线旅行

因为预订的是10月9日中午的机票,所以骑行计划是24天内完成,10月8日必须到达拉萨。由于昨日的队友全部歇菜休整,我只好寻觅新的队伍。幸亏这次出发前,我跟另一个老乡车友接上了头,他就是西西里,乐清人,比我小一岁,已经在四川呆了七八年,四川话溜得很。他还是“915骑行川藏群”(简称915群)的发起人之一,平日经常骑行活动,去年曾骑川藏线到达新都桥,经验丰富,耐力十足,超级牛人一个。昨晚电话他表明处境和打算,他满口答应,说没问题,跟他走,约好了次日7点在出城路口碰头。    
因为昨天的雨,湿透的衣服鞋袜都需要吹风机吹干 ,结果又是搞到半夜,满打满算,才睡了3小时多。这已经是我连续2天睡眠不足。早晨起床,西西里发来短信,说他已经慢慢骑出城,让我去追他,接头暗号是透明雨衣和攀岩头盔,哈哈。    
我收拾收拾,告别了原队友,疲惫又兴奋地出发寻找新战友。出门一看,仍是雨纷纷,只好再穿着外面下雨里面汗湿的雨衣雨裤。这个出发时间,按理说雨季已经过去了,可天公不作美又有什么办法呢。我昨天还问旅馆老板娘来着,问这几天经常下雨吗?她说没有啊,前几天都没,就你们来的时候开始下啦。顿时崩溃。

 

今天把雨裤也穿上,雨鞋没有就套塑料袋

图片1

骑行路上,早餐还是要吃饱点,路面面馆一碗红烧牛肉面搞定。虽然跟老板说不要放辣椒,可端上来还是一片红色,因为他们这里根本没有不辣的佐料。怪不得说人家说骑行川藏线必须能吃辣,因为一路上除了藏餐馆就是川菜馆,不能吃辣根本解决不了民生问题。    
骑出雅安城不久,路边就是茶马古道的雕塑,心急追赶队伍,草草瞄了几眼,这些人造的商业化风景,并非这条线路的精华所在。接下来是一路缓坡,这里海拔不足1千米,骑行感觉不错,速度也还行,我连续超过好几个车友。大约17公里后,到达飞仙关镇,这里公路两侧全是卖红心果的,大概就是这里的特色水果了。仔细看好像就是一种红心的猕猴桃品种,尝下味道还不错哦,可惜不好携带就没多买。

 

就是这个果子,借用网络图片

0

继续前行没多远,遇到2个骑友,随口问句哪天出发的?他们回答说15日,我赶紧追问,认识西西里么?2人回答说,就在前面不远啊。就这样一边骑行一边左顾右盼的,不经意间,在一个屋檐下就看到了西西里,接头暗号正是攀岩头盔+透明雨衣。这时候他正在等后面的队友。顺利接头成功!他告诉我,915群的队伍已经分裂了,现在他们作为先头队伍,人数大约10人。其他人自由组合成各个小队,各自为政。这时,后面的队友也开始陆续到达,名字我一下子也记不住,不过第一次看见了川藏线的女骑友——久久。  
久久年龄不大,20多岁,骑行经验却很丰富,她甚至已经骑过西宁——青海湖环湖线路。这次她本来打算从成都出发骑往梅里雪山,阴差阳错却在九龙鼎青旅加入了915川藏队伍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由于我和她的行程基本相同,路上或者住宿地经常碰面,所以挺熟悉。她骑车速度不快,但是有节奏,耐力好,可以坚持一个踏频骑行几小时不用休息,这点我自叹弗如。科学家已经证实女性耐力高于男性,因为女性的忍受疼痛阈值远高于男性,看来这就是天赋神通。

 

新队友——鹤步、久久、西西里图片2   

略作休息后,继续出发,我和西西里骑行速度比较快,然后是耐力型女选手久久,还有个队友鹤步也紧跟我们。鹤步跟西西里应该算是队伍里经验最丰富的队友。后面的队友逐渐又被我们抛开了距离。出了始阳镇,坡度开始加大,路况也开始变差,石子路、水坑、烂泥路、新浇水泥路交替出现,最坑爹的是还出现在上坡也烂路。跟昨天的全程铺装路面真是天差地别。记得我昨天说驼包很重吗?今天真的就伤不起了,档位切换到最小档才勉强能骑上去这段烂路+陡坡。我想我一定要在真正爬高山之前给驼包减减负。  
今天的路线基本上是沿着青衣江在高山峡谷里蜿延前行,虽然海拔不断上升,但是青衣江依然湍急奔流在路旁,可见公路的陡峭和河流落差之大。

 

路旁湍急的青衣江

图片3    

注入青衣江的支流

图片4    
11点的时候,我们4人到达了天全县,等了好一会儿后面的队友也没到,通过电话才得知,后面有人车坏了。西西里决定我们4人继续前行。天全到新沟镇还有50多公里,我们约定不管谁先到新沟都在那里等到4点半,然后一起翻越二郎山到泸定县城住宿。超时的人就住新沟,次日翻越二郎山。天全海拔800多米,由于修路,坑坑洼洼,一路缓慢上升。我和西西里仍然领先,天全至新沟的途中,我们遇见了一个骑捷安特旅行车的单身骑友,这个人就是后来我最亲密的队友老赵!   

老赵是安徽人,比我大3岁,在成都近20年了,曾经从合肥骑到成都。遇到他的时候,我们发现他陡坡骑不上就下来推车,一到坡顶就骑车放坡。虽然他总是推车,但是速度一点不比我们慢多少。在我们的常识里,能骑总是比推车要快。但我们错了,辛苦的骑行爬坡经常需要停下来休息,而老赵推车不需要休息,而且他推车速度也快,因此每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,老赵总是能及时赶上我们甚至超越。后来我们问他推车速度这么快是不是专门练推车了,回答说他天生走路速度比较快,真是令人昏倒的答案。老赵为这次骑行已经准备了大半年,包括体能上的准备和家人的思想工作,决心独自骑行川藏线,也是一位牛人,不过我觉得推车帝这个称呼应该更适合他。

 

推车帝老赵    图片5    
西西里跟我说想让老赵加入到我们的队伍,我呢当然没意见。西西里有着超强的捡人癖好,这是我一路逐渐发现的。队伍里的久久、我、老赵其实都是被西西里捡回来的,后来还捡了很多,不过一边捡一边丢,哈哈。川藏线的骑行就是这样,除非是一起来的,路上的组合,总是分分合合,因为长途骑行,每个人都有最适合自己的骑行节奏,保持节奏是最省力持久的,艰难的旅程中特别是翻越高山的时候,一般不会轻易打乱自己的节奏。川藏骑行前期的队友都是临时组合,到了后期,速度差不多的骑友又会重新组合成新的队伍。  

我和西西里到达喇叭河景区的分岔路口,休息吃点干粮顺便拍照。久久因为速度较慢,一直没有跟上来,我们心想到时可能只有我们哥俩翻越二郎山去泸定了。但这时老赵不出意料地又追上来了。前面是老虎嘴隧道,川藏线第一个没灯的隧道,非但没灯,连里面路面都是坑洼的碎石路。3人只有我有2支手电在车上,一道穿过黑暗的隧道,正式进入了二郎山区域。

 

喇叭河景区入口    

图片6    

这时坡度继续上升 ,偶尔还遇到几个超级陡坡,幸好这时侯我体力还行,总算一一都骑上去了。西西里就像一架永动机,不紧不慢地征服一个个坡,我问他是否上坡都不费劲,他说,当然费劲,我本来不大出汗的,这些个坡,骑一段一身汗。老赵也仍然上坡推车下坡骑车,紧跟不舍。下午4点左右,我们终于到达了新沟。令人惊奇的是,还没等10分钟,久久就到了,看来她的实力隐藏很深啊。反而是鹤步没有到,打电话说自己留下来帮后面队员修车,而且自己的车也出了点问题需要调整。

 

领先到达新沟等待队友  

图片7

 

新沟是一个小镇,因为川藏线的骑友、驴友、自驾车,出现了许多家庭旅馆。免费供应开水的小卖部也是从新沟开始经常出现的。骑行攻略上推荐在这里住宿,然后第二天穿过隧道翻越二郎山,这样行程会比较轻松。雅安到新沟,海拔上升了近700米;新沟到二郎山隧道,海拔还要上升800多米,如果一日完成,等于单日海拔上升了1500多米,虽然这进藏路上的第一座不算大山的大山――二郎山绝对海拔不高,只有2170米,但是单日上升海拔却不低。另外由于修路,路况很差,骑行难度倍增。

 

西西里认为现在时间还早,我们体力还行,新沟到二郎山隧道只有18公里,应该可以在6~7点到达并穿过隧道,然后下山到泸定城。我们讨论决定继续前行,必要的时候夜骑一段。出乎意料的是,过了新沟后修路的路段越来越多,由于部分路段单侧施工,只能单向轮流通行,汽车需要排队长时间的等候,自行车倒不用,都是直接放行。自驾游的司机和乘客正无聊的下车休息,看到我们骑过来就是一阵猛拍啊。骑车在能通行的单侧路段与卡车交会,是很危险的事情,因为路窄车大,只能选择下车等候或者推行,甚至得扛着车走一段。

速度远远没有预计的快,眼看天黑了,隧道却还远未到达。雨一直没停歇,我们浑身湿透,天黑以后气温急剧降低,寒冷疲劳饥饿差不多同时袭来,我的驼包重,更是辛苦得难以形容。看来把原本2天的路程合成一天,是要付出点代价的。在此之前,我从来没有骑过这么长的上坡路,最多只骑过连续30公里左右的上坡路,而今天连绵上坡100多公里,特别是最后这18公里的陡峭烂路,更是要命的难行。西西里也说他估计错误了,因为他上次来的时候,还没开始修路,从新沟到隧道口才花了2个多小时。  
7点钟左右,领先骑行的我距离隧道只有2公里了。路边看到一长溜汽车在排队等通行,路旁还有一团火光,原来是夫妻俩在卖烤玉米和茶叶蛋。他们的客户就是那些等候放行的司机乘客们。登时来了力气,凑上前去,我一边烤火一边要了根烤玉米,感觉那玉米虽然被火烤的干硬焦黑,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,烤烤火身体也暖和多了。老板娘还帮我的2个水壶倒满了热腾腾的开水。队友们陆续上来,我招呼他们人人来一根,暖和身子补充体力。

这时候,我和西西里都接近强弩之末,老赵体力透支也很厉害,只有久久以自己的节奏顽强的骑行,越过我们向上攀登,后来还是她第一个到达隧道口。我想,这辈子忘不了雨夜自己在二郎山上啃玉米烤火的情景,这就是雪中送木炭、久旱逢甘霖的感觉,即使这夫妻俩他们的初衷是赚钱滴。老赵后来形容得更是夸张,说那天如果没这个烤玉米和开水,他可能都坚持不下了。

从啃烤玉米的地方开始,就没有维修路段了,好路一直通到泸定城。晚上8点,我们终于到达二郎山隧道口,隧道口建有休息区,一般骑友都会停下休息照相,隧道口的大石头上刻着《歌唱二朗山》的歌词和歌谱。但是雨仍然在下,还越来越大,相机镜头起雾了,看来隧道口拍照留念都不成啦。

“二呀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,古树荒草遍山野,巨石满山岗;羊肠小道难行走,康藏交通被它挡那个被它挡。”《歌唱二朗山》,很多人都听过。二郎山是川藏线上的第一道咽喉险关。冬季由积雪变成的冰层达一尺多厚。当地有谚:“车过二郎山,像进鬼门关,侥幸不翻车,也要冻三天。”二郎山隧道2002年通车,隧道全长4176米,通车后比原川藏公路二郎山段缩短17公里,并避开了山顶事故灾害频发路段,看来对我们来说,二郎山已经少了很多风险。

 

白天的隧道口热闹非凡(网上引用)    

1    

穿过隧道就要下山,这是第一个长下坡,33公里,我之前还从没骑过这么长时间的下坡路呢。我们浑身湿冷,怕下山风大导致感冒,决定先把换上干衣服。我不是驼包重么,带的衣服多,干脆全身上下都换成干衣服。本来是短袖骑行服+雨衣裤,换成了骑行短裤+长袖抓绒衫+抓绒裤+防风夹克衫,怕膝盖冷,还带上了护膝。我非常庆幸这次彻底换了身衣物,这是我的幸运,它们在下山路上挽救了我的膝盖,也挽救了我的川藏之路,否则我的川藏骑行很可能在第二天就夭折了。特别是这个护膝,我买的是比较厚的那种,第一天下雨的时候用过一次,舒适程度不好,那天晚上鬼使神差地我又给穿上了。  
我本来想把雨衣也穿上,西西里说,山那边不一定下雨,骑到洞口再说。我想怎么可能,这边雨这么大,隧道只有短短8公里多。西西里也不多解释,只是说看了就知道了,二郎山是气候的分界线呢。西西里骑行过新都桥,平日对地理杂志有研究,相信他没错!出洞后一看,地面果然是干的!天空也没下雨。二郎山,它是青藏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中的最后一座高山,“高万丈”的二郎山,真的能造成山前山后气侯的截然不同。    
出了隧道,再骑了一小段缓坡后,才开始真正下坡。如果是白天,就能看见周围的高原地貌,还可能见到蜀山之王——贡嘎神山。这时路面却又变得有点湿滑,据说这条下山的路面经常是湿的,因为大车长下坡时都会使用水来冷却刹车片的,下山路在山的西北侧,阳光照射不到经常干不了,我的车是1.5旅行半光胎,遇见这种路面,抓地力就会下降。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,眼睛不离路面,双手不离刹车,控制速度。 天色已晚,路上基本没车经过,车把上的2支手电把路面照得很亮。虽然路面平整,弯道不多,但第一次骑这么长的下坡,而且由于坡陡车速较快,心里有点紧张,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上坡没危险,下坡才可怕,更何况在这夜晚的湿滑路面。就这样,一骑绝尘而下,却丝毫没有翱翔的感觉。    
半山腰遇到一个加油站的时候,心里嘀咕了下,有什么油污滴在路上被我遇上就倒霉了,下意识的略微刹车减速。没等我多想,突然看见前方路面上出现一些黑色的斑块,来不及等我反应,车已经压上去了!坑爹啊,真的是油污,想什么坏事就来什么!车子瞬间侧滑,我只有一个反应——撒手。车子滑倒,而我直接越过车身飞出去,一个老太太钻被窝式的胸腹着地,在地上滑行了几米远。当时摔晕了,脑子一片空白,趴在半天没爬起来。因为我驼包重,惯性大,所以我在最前,西西里、老赵、久久挨个保持车距跟在后面,一看我摔车了,连忙减速停下。大伙儿跑过来问我怎么样,受伤了没。西西里扶我站好,我仔细检查自己,绿色夹克衫的肚子位置磨破了个小洞,护膝外面有点摩擦痕迹,只是左膝盖略有点疼。我解开左边的护膝,呀,里面穿着的抓绒裤也破了个洞,不过膝盖只是有点红,没破没肿,活动了下膝盖,也没有疼痛,看来没有受内伤。至少40码以上速度摔车居然没有受什么伤,简直算是奇迹,不幸中的万幸啊!原因可能就是摔车的时候,人车及时进行分离,另外地面湿滑有油污,我刚好衣服穿得多,摔出去滑行很远,这样就得到了足够的保护和缓冲。

既然人没事,赶紧去瞧瞧车子!车子倒下时,驼包的侧包垫在地上,后轮是悬空的,这时候还在那里滋滋的急速空转个不停,寂静的夜晚山谷里,听上去格外的清脆。车子前面变速刹把也完好无损,因为我装了外裹橡皮的副把,为它们提供了足够的保护。只是防雨罩及驼包侧包在滑行的时候被地面磨破了,其他一切完好。  
人车无碍,继续下坡!这次西西里在前,久久第二,我第三,老赵最稳重,下坡速度永远最慢,所以殿后。经历一次摔车以后,大家都愈发谨慎。这时有一个短上坡路段,久久一到爬坡速度就慢下来,而我骑了这小段路后,感觉身体确实没事,加上我爬坡速度比久久快,因此又超过她赶上了西西里。我还是不想第一个下坡,所以就跟在他后面,保持一定距离。小上坡后又是一路下坡,忽然间,看到有道灯光照着马路,灯下路面上有条浅沟横过马路,心想很容易过得去,不用急刹,于是我缓缓减速。前面的西西里先过,冷不防听到他大叫一声,我赶紧往前仔细看并且急刹。我的妈呀,那不是浅沟而是一个高高的门槛似的减速带!我跟他后面被阻碍了部分视线,反应又慢了,坑爹啊!说时迟那时快,西西里车子腾空而起,我来不及看他,我自己也撞上了,这一回车子又脱手了,没办法呀,冲击力量太大了。速度快、驼包重、门槛高,所以前轮一下过不去,人靠着惯性又往前飞,车子随后也越过门槛,车子落地的时候,驼包压在我的小腿上。    
这次摔倒的时候车速不算快,只是这“门槛”太高了!再说我不久前刚摔一次,简直往我伤口撒盐么!西西里反应还算及时,驼包也不重,总算被他越过“门槛”,只是虚惊而已,连忙帮我扶起车和驼包。这时过来还有一位警察,我定神往前看,原来减速带前不远还有一个检查站,警察同志就在里面执勤。久久和老赵也到了,看到又是我摔了,两人也无语了。运气背,不能怨社会啊,4个人出来,为啥就我摔2回捏。又是一番检查,发现这次有点惨,左膝盖发红的基础上破了2块皮,血丝开始渗出,活动关节还没什么疼痛,应该只是皮外伤。    
这个减速带是一个粗粗的半圆水泥横梁,横在路上,至少20厘米高,颜色和路面很接近,夜间不注意根本看不出这是减速带,身后不远倒是有一个减速带的指示牌,问题是骑车人都不会特意去看这类指示牌,下山速度快也来不及看,最主要我也从没见过也根本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么高的“门槛式”减速带。后来了解才知道,之所以这么高是特地为大货车设置的,大货车轮子大,矮小的减速带对它没作用,而大货车惯性大,必须强制他们下山的时候严格控制车速。    
但是我觉得这种超高的减速带前方,应该多设置警示标志或者播放警示语音,提醒来往车辆注意才是。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地方是众多骑友的滑铁卢,事故在此频繁发生,有人爆胎,有人摔倒,有人骨折,有人重伤,那个检查站的警察看来也是司空见惯的。

一晚上连续虚惊两场,虽然有惊无险,仍是后怕不已。无论是人或车摔出问题,都会影响川藏行程,严重的话只能提前打道回府。幸好我是好人,一生平安哈,自吹自擂一句先。  
接下来的路途,我们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,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瞪大了一双牛眼,晚上10点左右,终于抵达泸定城。进入市区时有条岔路口,往右进市区,左侧的绕城公路则沿着大渡河畔的山脊向上延伸着,路灯明亮,犹如发光的巨龙起伏在大山上,只见其首不见其尾。周围无人无车,万籁俱寂,壮观异常,我当时就被震撼了。    
今天一天赶了原本分为两天的路程,无论对肉体和精神上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,大家都有点支持不住。进城后找了家带餐馆的小旅馆,吃完饭草草收拾了下,个个赶紧闷头大睡。

PS:前几天路程中,天天下雨,而且镜头内侧容易起雾,因此照片拍的都不多。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