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3 泸定-康定 (2012-9-17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3 泸定-康定 (2012-9-17)
2012-11-01 长线旅行

昨晚到达泸定的时候太晚了,而且今天计划到康定,只有54多公里,今晚原本应睡到自然醒,养回损耗的精气神才对。可昨晚吃饭的时候,老板挖了个坑让我们跳啊:泸定桥在早晨7点前免票!我们登时来了劲,连忙追问详情。原来河对岸是有居民和宾馆的,因此当地人和对岸的住客在早晨7点前和下午6点后是免费通行的。管理人员也懒得挨个查过桥的是否符合条件,久而久之,就变成免费通行时段。

原来还有这等美事呀,泸定这个小城,原本就是以此桥而闻名,焉有不去之理。约定今早6点半出发泸定桥,可这一晚过得我郁闷至极。因为昨天过二郎山隧道之前是下雨的,打湿的衣物得用电吹风吹干,带的吹风功率小,搞好已经夜深。躺下睡觉的时候,同房间的西西里开始打呼噜,被噪音摧残了整整一夜的我,至今对那极具特色的呜咽般呼噜声记忆犹新。又是似睡非睡到天明,出发以来已经3个晚上,我每天睡眠基本没有超过4小时!太令人崩溃了,后来一想,反正今天到康定时间应该比较早,到时一定早点睡觉,不然明天怎么翻越川藏第一座4千米高山——折多山? 
6点一过,我们沿着大渡河骑了2公里多,大名鼎鼎的泸定桥就出现在路边,仔细一看,桥上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,其中不乏许多向我们一样慕名而来、早起逃票的旅行者。这时候还真不收费哟,售票处都窗口紧闭,边上写着“票价十元”。这太打击人了嘛!俺放弃宝贵休息时间跑来只省了区区十元?红色遗迹怎么也该标个一百元才对吧......不过,能省则省,蚊子肉也是肉啊,哈哈,想想又开心咯。


泸定桥入口


泸定桥桥身,对面为桥亭和观音阁


        “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。”是毛主席《长征》一诗中最为精彩的两句。前一句所指是金沙江,后一句指的就是这座大渡河上的铁索桥——泸定桥,它始建于乾隆年间,全长百余米,由13根碗口粗、重达40吨的铁链组成,铺上木板作为桥面。自清以来,此桥为四川入藏的重要通道和军事要津,之后更是由于一场飞夺泸定桥的战役闻名中外。

1935年,红军强渡大渡河后,由于缺乏船只过河,只能奇军北上夺取泸定桥。国民党部队为了阻碍红军跨过大渡河,把横卧近百米的桥面烧毁了80余米,这时候英勇的红军一日急行军120公里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,22勇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,爬着光溜溜的铁索链向东桥头猛扑。另几名战士紧跟在后,边前进边铺桥板。整个战斗仅用了两个小时,便不可思议地飞夺了泸定桥。泸定桥有“十三根铁链劈开了通往共和国之路”的壮美赞誉,新中国十大开国元帅,其中就有七位元帅长征时经过了泸定桥。而泸定这座小城,也就因此桥成为红色名城。


飞夺泸定桥(油画)


可能是前几天连日下雨的缘故,大渡河水并不浑浊,但却非常的湍急,自北向南,奔泻而下。大渡河一直是条野性的河流,流速非常快,民间俗语“鹅毛投水见底沉”,能以“飞鸟难渡,落羽不浮”来形容,给我一种能力卷千钧的感觉。踏上桥板,从缝隙里望下去,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,行人往来,铁桥晃动,两股颤颤,心中不禁更佩服那22名攀铁索而过的夺桥红军勇士了。桥西还有革命文物博物馆,馆内以照片、资料、实物展出红军强渡大渡河,飞夺泸定桥等情况,还有红军领导的题词和相关名家字画,但9点才开放,只能擦肩而过了。


当年红军就是从这个方向进攻的


回旅馆时,抬头望了下大渡河对岸,发现山崖上有一段“之”字形公路,险峻陡峭无比,直入云端,这种公路还是第一次见到呢。幸亏那不是我们前进的方向,不然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继续出发。(第一次很震惊,其实后来就见多不怪了。)


对岸山崖上的公路


吃完早点后继续征程,出城之后上了几个小坡,天居然又开始下雨了。我穿的是骑行短裤,膝盖伤口昨晚用碘酒处理过,本已干燥结痂,淋湿了开始刀割般疼痛,穿上抓绒长裤后又发现会粘连伤口,只好再把创可贴贴上。这种伤口是越干燥越好得快,可是老天要下雨,行程要继续,没办法,恢复时间又要延长了(一路不间断骑行,膝盖这个伤口每天受到肌肉的牵拉和裤子的摩擦,不断地结痂裂开,后来一直到了拉萨才正式愈合)。 
忍痛一路骑行,路面小有起伏,但是非常的平坦,可以骑到25码以上,后来知道,这条新路以前一直是川藏线上闻名的搓板路,刚刚完工没多久,真是太走运了!右侧就是汹涌澎湃的大渡河,这条河流是禁止下水洗衣和捕捞的,其实刚才泸定桥上我就觉得这条河少了点什么,现在想起来了:我们江南水乡熟悉的洗衣板和埠头这里一律是没有的,更别谈水面的小船了。遥望对岸,猛然又看到了一条“之”字形盘山公路,曲曲折折,镶嵌在在对面山体上,不断攀升,由于山体高大陡峭,显得无比的壮观,还能看出很明显的地质灾害留下的痕迹。相比之下,刚才看见的那条公路就是个渣呀!西西里说,这个公路跟七十二拐一样,是上过国家地理杂志的,鼎鼎大名,只是我孤陋寡闻而已。


上过国家地理杂志的公路


接下来一直到瓦斯沟都是我最喜欢的小起伏路,这种路面上驼包虽重但是影响不大,忍不住一路狂奔,超越了许多车友,1小时多就到达了瓦斯沟。这条路上,我第一次看到了川藏的徒步者,4~5个人背着硕大的背包,冒雨行走,擦身而过的时候,我们互相加油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这种情形也即将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。 
骑上一个小坡,看到指示牌上标着直行到康定,还有24公里,右转是去丹巴的。丹巴是个神秘的地方,是古代东女国美丽女王的故乡,可惜不在我们的路线上。藏区素有“丹巴美女康巴汉”一说,凡是见到长相英武、肩宽步阔、目光深沉、头发里盘着红丝穗(人称“英雄结”)、古铜的肤色健康而凝重的藏族人,不用问便知道他们准是康巴汉子。而藏区的阴柔之气则化育出了丹巴美女,艳丽华贵而不失典雅大方,更由于具有古西夏王族的血统,与生俱来带有一种古典美。我一路沿318西行拉萨,康巴汉子见过不少,可是这丹巴美女终究是没有眼福了。


丹巴美女康巴汉(来源网络)


瓦斯沟去丹巴的岔路口



瓦斯沟之后,就开始真正上坡进入山区了,也要告别大渡河了。区区24公里路,看起来小菜一碟,平地的话可能1小时都不要,但这段路海拔却足足上升了1千多米,仍然算是陡峭难行的。进入山区后,只见周边高山环伺,仰头仍不能窥其全貌,山到底多高,云深不知处,因为高处云雾飞卷奔腾,久久不散,只是隐约能看见一山还比一山高,天地间变幻的灵气仿佛都汇集于这些山川之间。这里还是国内著名的暴雨地带,陡立的山体由于大量的降雨入渗、浸润、软化,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遗迹随处可见,我们这些肉体凡胎都只能远观惊叹而怯于攀登。怪不得自古都相传,蜀山有仙灵之气,山中有剑仙出没,他们能吸取山中灵气,御剑飞行云端,追风逐月于天涯海角。仙意渺渺,梦断红尘,还是回到现实吧,我们踩着车轮龟速上升中,梦想与现实的对比,太打击人了。

泸定还是一个没什么藏味的小城,但是过了瓦斯沟后,路边见到的基本都是藏族风格的民居了。路边经常看到卖青苹果的村民,我买了几个,很好吃,甜酸脆,水分足。在我的预计中,川藏线上蔬菜水果很少很贵,长途骑行需要补充维生素,还特地带了瓶21金维他。没想到,这个季节的川藏线,苹果、梨、大棚西瓜等新鲜水果很常见,价格也不算特别贵,到拉萨还吃到了5元一斤的红提,味道比在瑞安买的还好吃哟。(今天晚些时候,21金维他就被我寄回去了。)不远处又见到横在马路上的减速墩,那种熟悉的身影,让我咬牙切齿!

雨仍未停,看到路边屋檐下有2个车友也在躲雨,我赶紧去凑个热闹,顺便等后面的西西里他们3人赶过来。我伤口的创可贴已经被雨和汗水整个浸透了,刺痛难忍。雨衣不透气,汗水蒸发后又凝结在内部,也是又湿又冷。因此就顺便换了干衣服,把创可贴也换了新的。2个车友原来在补胎,据说今天泸定出发到这里,已经爆胎几次了,可我觉得路况非常好,甚至路上连垃圾都没,这里爆胎不应该哈,人品有问题,嘿嘿。东拉西扯了几句,西西里他们就到了。西西里童鞋就是从今天开始发威的,坡陡不陡从他表情根本看不出,从今天开始他基本都跑在我前头,荧光背心和白色头盔指引我的前进方向,耐力超强不得不佩服;老赵的推车功练得炉火纯青,不过推车的次数倒是大大减少,看来也适应了这种坡度的骑行;而久久像永动机一样,不紧不慢的、不知疲倦的低速前进,路上很少看到她在休息,我们叫她休息也不肯。而我,前几天的骑行速度过快、摔车受伤、睡眠欠佳、驼包特重(这个不是我吹,是公认的过重)等各种原因,体能下降明显,速度也有点下降,跟不上西西里了。


不知疲倦的久久


高原的气候就是复杂多变,雨一停就换太阳上岗。我告别了换胎的车友继续骑行(听说他们后来这条路上又爆胎了,无语)。现在路边伴行的是大渡河支流折多河,听名字就能想象它肯定是从折多山流下来的,水势汹涌至极,像狂野的猛兽般,撞击河床上的大石后,水花飞溅,浮起一片白色泡沫。此情此境,正是“乱石穿空,卷起千堆雪”的现实版。河流边上不时还建有小水电站,发电后的水经人工渠引流,飞泄而下,俨然一个人造瀑布,巨大的落差溅起一片水雾,四下弥漫在水面上,离它数十米观景的我们也感受到一股湿意迎面扑来。一直听说,四川境内河流众多,雨量充沛,落差巨大,水力资源极为丰富,一路行来果然名不虚传。当地村民从高处河流引水而下,为过往车辆洗车加水,这种水管平时也不没法关,就让它在那里日夜不停的喷涌,作为活招牌,这也是川藏线上特有的一道风景,一直到拉萨都有见到。


汹涌的折多河激流


电厂引水渠的人工瀑布


下午3点左右,我们到达了康定城,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,这是一座享誉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,“跑马溜溜的山上,一朵溜溜的云哟,端端溜溜地照在,康定溜溜的城哟”……一首《康定情歌》,使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蜚声中外,使康定具有“中国情歌城”的美称。小城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,藏式风格的建筑、摇着经轮走过的藏族老阿妈、身披红衣僧袍的喇嘛、藏传佛教摩崖彩绘、迎风猎猎的风马旗,一切都提醒着我已经正式进入藏区。一道激流穿城而过,河流两边就是康定最繁华的街区,我们想住在这附近,推着车子兜了几圈,发现附近都是开在楼上的家庭旅馆,房间太小根本没办法放下我们的单车,刚才进城的地方倒是有骑友客栈,可是距离已经2公里,都不想再回去。


到达康定,行个举手礼!


穿城而过的激流


康定酒店的宣言令人解气


找旅馆的时候,大伙儿还吃了顿点心,一看都快5点了,还想找个旅馆早点睡,还想整理驼包,邮寄东西回去,轻装上阵准备明天翻越折多山哪。西西里提议说,干脆去他上次住过的一家旅馆,就在城外山坡上,我们欣然同意。可是,什么叫山坡上啊?川藏线上听到山坡,请一定要记得问距离和高度啊,我们一没问,立马就坑爹了啊。原来这个“山坡”坡度之陡超过今天前面的所有道路,西西里仍旧体能充沛,我勉强跟在后面,老赵和久久都是强弩之末了,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,影子也不见。西西里和我等了一段时间也不见他们跟上来,估计2人一起推车了。不时路边有坐着的藏族老阿妈好心跟我打招呼,我也还以“扎西德勒”。西西里说继续骑先,我跟着越骑心越慌,连忙赶上问“山坡”到底有多远,回答说8公里,顿时腿软,先不说能不能骑上去,骑上去也没邮局寄包裹呀,难道下来再骑上去,2条肉腿伤不起哟!在我的反对声中,我俩随便在路边找了家“高原红酒家”住下,价格不贵,一人30元,男的3人间,女的1人住3人间。老赵和久久这时候终于推上来了,个个嚷着上当受骗了。这时邮局已经关门了,用手机搜下发现康定有韵达快递网点,打电话问,快递员居然说他可以开车来拿,服务真好,坐等就行。只是这样一来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想去跑马山、塔公草原以及康定夜景都没戏了,不过人生就是充满遗憾的,再多它一个不多,想开点就好。

熬了3天,今天终于可以精简下驼包了,打开仔细清点,找出一些可以不要的东西,发现只有2公斤!太少了。其实回想起来,主要还是当时不了解后面的路况,有些东西根本不敢寄回去。能减则减吧,人家夸张地形容爬高山前撒泡尿也是好的!发走快递后,我在山坡上四下张望,发现不远处就是康定新城,现在的康定县所在地,只见山坡之上,白云深处,座座新楼林立,据说那就是当地政府新建的发展康巴文化旅游产业的高原特色城镇。


遥望康定新城
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