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9 温泉山庄—宗巴拉山—芒康(2012-9-23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9 温泉山庄—宗巴拉山—芒康(2012-9-23)
2013-01-06 长线旅行

  昨夜宿在温泉山庄,房间是内外2个套间,我单独睡里间的大床,外间虽然有2张小床,但也才睡了1个骑友。毕竟已是9月下旬,那一铺难求的骑行高峰期早已过了。

  那位骑友的其他同伴睡在隔壁的几个房间,是9月9日出发的,比我们早了一周,不赶时间,每天骑得很悠闲,我很是羡慕。条件允许的话,还是慢骑更能感受到川藏沿线的自然和人文风景。

  门外是汹涌的金沙江支流——海通沟,隆隆的流水声整整困扰我一夜,总有种窗外正下暴雨的错觉。

  早上起床,已8点多,天已大亮,外间的车友和他的伙伴都已离开。

  今天的计划要连续上坡53公里,前缓后陡,海拔上升约1500米,翻越宗巴拉山垭口,然后下坡到芒康县住宿,难度不算很大。

  匆匆吃完早饭,9点左右,我又踏上今日的征途。

  今天正式开始藏区的骑行,开始的路面很不错,都是柏油路面,路上经过的车辆明显减少,加上这个位置海拔不到3千米,所以骑起来速度还行。

  没多久就遇到了老赵,一问,他又是早晨5点多摸黑出发,一路无风,只用3小时就骑完了我昨天5小时才完成的路程。真是无语啊,登时一阵羡慕嫉妒恨,我脚下猛使劲,立马把他甩在后面,哈哈。

沿着海通沟缓坡向上

 

IMG_9093

  到达海通兵站前的36公里,一直沿着海通沟缓上坡骑行,这一段公路是地质灾害高发的路段。路边随处可见防护网和明洞等公路安全设施,以及被冲毁的公路护栏和滑坡泥石流遗迹。

  经过这些路段的时候,都不敢久留,只想加速通过,心中暗自庆幸现在藏区已经过了雨季。其实一过金沙江后就都是这样的地形,只是昨天经过的时候天色已晚,看得没这么清楚。


阻挡落石的防护网 2012-09-23 19.06.27

被撕烂的边坡挂网2012-09-23 09.24.37

明洞——地质不良路段的明挖隧道

2012-09-23 09.37.41

冲毁的公路护栏2012-09-23 09.44.14

和我一样驻足惊叹的自驾者2012-09-23 09.24.47

  据说雨季时,这路上滑坡塌方泥石流那就是家常便饭。雨季过去还没多久,损毁严重的路段尚未修复,当时武警官兵们只是抢通了道路,勉强能通车而已,具体的修复需要等雨季之后才可以进行。

  有些道路被泥石流冲毁或掩埋,有些底部被掏空或者直接陷落只剩一半,还有几段由于堰塞湖淹没了公路,只得临时改道。一路看来,就像一个完整的地质灾害博物馆,想像一下当时的情形,不由感叹自然的威力和自身的渺小。


冲入江中的泥石流2012-09-23 12.28.05

冲毁的公路

2012-09-23 12.13.03

被滑坡掩埋的公路2012-09-23 10.22.50

堰塞湖,我看见现场但没拍(网络照片)

海通沟堰塞湖

今年7~8月雨季的海通沟灾情(网络图片)雨季冲毁的海通沟

    撇开这些地质灾害,海通沟还是风景如画的,一派高山峡谷的诱人风光。公路看似平坦,但是看看旁边的急流,就知道这一路仍然是不断的上坡。

 

IMG_9094

2012-09-23 13.45.02

水电站

IMG_9096

涉水渡河的牛群2012-09-23 13.17.20

  一路上经常遇到路况不好的地段,再说今天也不赶时间,速度自然也快不起来。我到达海通兵站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1点,36公里花了我近4个小时。攻略上说这个兵站的狗多,而且很凶,我倒还算人品好,没遇着追我的凶狗。


海通兵站

2012-09-23 13.29.06

    兵站前面有个小卖部,我买了几瓶饮料和矿泉水,这里一碗面条居然要价18元,可见川藏线上物价之高。

    过了兵站,海通沟流速变缓,而且边上出现河漫滩。地势也相应的变得平缓,风光依然美丽无限。

 

IMG_9102

IMG_9098

IMG_9099

IMG_9100

    过了海通兵站,离宗巴拉山垭口还有17公里的上坡路,海拔上升约500米。前6公里是缓上坡,而后11公里则是陡坡,不仅如此,11公里陡坡绝大部分都是碎石土路,大大增加了爬坡骑行的难度。

  经过一个小桥的时候,一个藏族小孩拿着一根粗麻绳站在桥上,看到我来就挥舞着绳子想逼我停车,早就耳闻这段路有拦路抢东西的小孩,所以这个时候我特别小心。小孩咱不怕,可是欺负了小的,大人出来咱惹不起,加速猛冲过去,幸好路挺宽,绳子也没甩到我。

  缓上坡路段的尽头,是一个藏族的小村庄,果然在我通过的时候,冲出来好几个藏族小孩想拦我,我大呼小叫的,双脚踩得跟风火轮一样,装出一副不顾一切连人带车要撞过去的样子,几个小孩害怕了,闪开让我冲过去了。

  海拔已经接近4千米了,坡度又陡,借着这股冲过来的惯性,我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,才勉强冲上一段陡坡,骑出去老远才回头。

  这一天,后面跟上来的老赵也在陡坡前遇见个几个抢东西的小孩,有个居然还拿着镰刀。他没跑掉,被抢走了几块干粮。

 

摆脱小孩,冲上这个陡坡2012-09-23 14.24.01

    坡上是一片片的青稞田,已经成熟了但还没有收割,到处洋溢着丰收的气息,差点让我忘却了身处高原。


成熟的青稞田2012-09-23 14.26.21

2012-09-23 14.12.48

  上了陡坡后,搓板路就开始了,没啥好说的,咬牙切齿的坚持骑行呗。10来公里的烂路足足花了我1个半小时才抵达垭口。宗巴拉山垭口海拔是4170米,但是这里什么标志都没有,只有经幡迎风飘扬。


宗巴拉山垭口2012-09-23 16.12.31

  翻过垭口到芒康县有6公里多的下坡,依然还是这种搓板路。下山途中,又遇到了铁骑军车队,请我吃了不少的灰尘。

  下坡快到芒康的时候,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。我车子后面驼包上原来夹了一卷纸巾,可是下坡的时候又快又颠簸,纸卷散开来了,挂在车子后面,10来米长,迎风飘扬,犹如洁白的哈达,自己当时下坡真爽着,一点根本不晓得,还正纳闷:为啥路边藏民或者军车司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和车子呢?直到被一位警察叫住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

带着卷筒纸从搓板路下坡2012-09-23 16.12.51

  进了芒康县境内,沿着318到达一个三岔路口,往左是芒康县城和云南德钦方向,往右则是318国道通往拉萨。在路口,我遇见了一位滇藏线过来的车友,他出发到现在也是连日下雨,只有今天没下。明天开始,他跟我们的骑行路线就开始相同,都经318国道前往拉萨。

  芒康自古就是西藏的东南大门,是“茶马古道”在西藏的第一站,又是川藏和滇藏的公路的交汇点,虽然只有一条街,但也算是藏东繁华之地了。

  左转进城没多久,路边就出现大大小小许多客栈,我问了几家价格都差不多,就随便住了家四川小旅馆,50元单人小间。芒康海拔较高,达到3875米,气温比较低,停下来不骑车就感到丝丝寒意袭人。我赶紧洗个热水澡,再把厚衣服穿上,在门口等老赵过来一起吃饭。

门口一大群牦牛在街上经过,引发了路阻。原来住在县城里的牧民都习惯于清早把牦牛赶出去放牧,傍晚再赶回县城的牛棚过夜。

 

引发路阻的牦牛群2012-09-23 19.06.18

  吃完饭后,天色尚亮,旅馆老板娘介绍说可以去市中心的维色寺看看,往南骑了1公里,我看到一个略显破旧的广场,边上就是喇嘛庙维色寺。

  维色寺是藏区十八呼图克图之一以及昌都地区三大呼图克图之一,活佛转世现已有十五世。是附近百姓进行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,是全县黄教寺庙中较大的一座, 是历史上的母寺,下辖二十座子寺,分别在芒康县和左贡县境内。

  可能是我来的时间不对吧,居然没看到转经的藏民。进去逛了一圈,拍了几张照片。寺后山上就是天葬台,我有点胆怯不敢多看,呵呵。

 

维色寺与广场2012-09-23 18.43.59

维色寺大殿

2012-09-23 18.45.38

 

转经筒,转的话可不能搞错方向2012-09-23 18.46.31

维色寺的厢房2012-09-23 18.46.01

  湖南4兄弟这时也到了芒康,住在我对面的旅馆里。西西里电话过来,原来他一路急追,已经赶上了我们。另外鹤步、久久还有915出发的部分前锋车友都到了芒康,大家欢聚火锅店,美美搓了一顿。

  回到旅馆,窗外开始变天了,气温骤降并有零星小雨,我不禁又担心起次日的行程来。


备注一下:
    呼图克图是清朝授予蒙、藏地区喇嘛教上层大活佛的封号。“呼图克”为蒙语音译,可合译为“有寿之人”,即长生不老之意。原是藏语“朱必古”的蒙语音译,意为“化身”。被册封为“呼图克图”的人,名册将载于理藩院档案中,其下一辈转世,须经清廷代表(钦差)主持金瓶掣签仪式而加以承认。
    西藏地区的呼图克图活佛的地位低于达赖和班禅,但可出任摄政。由于清朝政府的扶持和赏赐,加之历史的原因,昌都四大呼图克图在各自所执掌的封地内,实行着典型的政教合一制度。他们既是各自封地内最高的宗教领袖,也是最高的行政长官,集政教首领于一身,在各自辖区内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。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