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10 芒康-拉乌山-如美-觉巴山-登巴村(2012-9-24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单车朝圣之川藏线 day10 芒康-拉乌山-如美-觉巴山-登巴村(2012-9-24)
2013-01-24 长线旅行

早晨起床,天色还算晴朗,昨夜小雨,所以水分蒸发形成云雾比较多。一碗稀饭加一笼半小笼包下肚,照例吃得饱饱的开始上山。今天要翻越的是拉乌山,海拔4338米。从芒康出发,爬坡是12公里,上升不到500米,看似比较轻松,但由于搓板烂路加4千米以上海拔,依旧要花费近2小时的时间才到达垭口。


上山的搓板路


回首就是低低的白云


拉乌山垭口已经有很多车友在休息和拍照,今天路上遇见的车友数量比较多,因为芒康是川藏和滇藏的汇聚点,骑行川藏和滇藏的车友都从这里开始沿着318骑行前往拉萨。
请一位云南骑来的女车友帮我拍照留念,顺便闲聊了几句。她大吐苦水:因为带了笔记本电脑,驼包非常的沉重,现在看到我的大号驼包,心里感觉平衡多了。哈哈,原来有人跟我同病相怜呢。


拉乌山垭口


拉乌山(温州话发音可真难听)的高处风和日丽,又见到典型的windows桌面咯--蓝天白云加高山草甸。阳光照耀下,一切色彩显得如此鲜艳和纯净,美得那么不真实,如梦如幻般的令人不敢置信。
过了垭口并非直接一路下坡的,而是经历了一段小起伏路之后,过了第二个垭口后才正式开始下坡。不过这段云端的公路都已是上好的铺装路面。


其实就是一组windows桌面图片





高原上的汽车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




到达第二个垭口




过了第二垭口,终于要开始35公里的长下坡了。这段路程中,海拔急剧下降了1700米之多。这段路也是刚修好不久,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搓板土路,需要虚握车把、屁股离开坐垫、颠簸颠簸地通过,两臂经常震得发麻,不过听说比起去年的路况已经好得太多了。


开始下坡



前方路面又变成红色的土路



白云深处如同仙境



一路沿着干涸的河谷而下



下坡路经过好多小村庄,草地边缘、大山脚下,不时会发现一些散落在山间的藏式民居,四边还有一些开垦的土地种着作物。这里的一切,都是那么的宁静和安逸。高山和蓝天白云,为这份美丽增添了一份额外的色彩,更加显得和谐自然,路旁还会不时传来一声"扎西德勒"。国庆将至,藏居的屋顶都树立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,迎着山风招展。


藏式民居


继续下坡一段路,汹涌的河流骤现眼前,318国道就开始与澜沧江相伴而行了。这段地形十分奇特,两岸如遭刀劈斧削,山石间硬生生开辟了一条通道,红色的澜沧江在其中奔流。这片地区整体呈现为一片赤红色的褶皱地貌,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这段318国道尚未正式完工,道路陡峭异常,时宽时窄,路面也是好好坏坏,有些路边连护栏都没有。骑行时要注意避让对面过来的车辆,侧目下望又是浑浊湍急的流水,我一直告诫自己需要特别的小心。听说2007年7月的时候,有车友这段路下山时刹不住车,直接冲进了澜沧江,当然那时的路况比现在还要差得多了。


初逢澜沧江


路边便是汹涌的江水


顺着澜沧江而下


        前天我越过了金沙江,今天马上就要穿过澜沧江,再过几天还会跨过怒江。这段路程就是举世闻名的三江并流区域的一部分,这也是川藏公路上既艰险又壮观的一段,已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《世界遗产名录》,
  陆续穿越的这三条大江大河都发源于青藏高原,由于横断山脉的分割阻挡,"江水并流而不交汇",江河穿山而过,群山隔江相望,山山都是分水岭,形成了绝无仅有的地貌奇观。
  三江从此开始南下,金沙江在云南丽江石鼓折而向北固执的转过了270度的大拐弯,转向四川宜宾汇合岷江后始称长江,一路向东注入东海;澜沧江从德钦入云南,流经缅甸、老挝、泰国、柬埔寨和越南六个国家,出境后称为湄公河,最后注入南海;怒江从贡山入云南,入缅甸后改称萨尔温江,最后注入印度洋。
  沿江骑行不久,到了澜沧江大桥,又叫竹卡大桥,它飞架于波涛汹涌的澜沧江上,被视为川藏公路之咽喉。桥头边上立着纪念碑,上书"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",这是为了纪念芒康到左贡这段公路建设中牺牲的50多位建设者而立的,当年筑路的艰辛可见一斑。
  桥头回望澜沧江,无论江岸还是流水,一片红褐色,江边一块巨石兀立,似龙头又如龟首,中流砥柱般不屈不挠,不晓得经历了多少岁月的冲刷。


扼守咽喉的澜沧江大桥
  

江中奇石


筑路纪念碑


        过了大桥就是如美镇,说是镇,其实比村庄大不了多少。昨天晚上火锅的时候,久久信誓旦旦地说,今天她就到如美,再也不多骑了。因此今天出芒康之前我也有过在如美住宿的念头,可是现在才下午1点钟,到天黑足足还有7个小时,虽然接下来的觉巴山是公认的难爬,但估计天黑前翻过去到登巴村应该没问题的。

        这时候湖南的那四兄弟又追上来了,我们一起鼓起勇气决心翻越觉巴山。

        午后的太阳愈加强烈,热得人受不了,脱了一件又一件,只剩长袖T恤和骑行短裤。这一天也是我川藏骑行中穿的最清凉的一天。

        到觉巴山前是8公里的缓坡,沿着澜沧江边的盘山路一路向上,两侧的山坡光秃秃的,植被稀疏,赤红江水在深谷中不停奔流涌动,澜沧江峡谷显得苍凉而又古老。


苍凉的澜沧江大峡谷
  

        路边的小广告一直指引着我们--距离如美5公里有家"教授客栈",我们决定在那里吃午饭。心里还一直在想,这难道是哪个学校的退休教授在这里开客栈?到达客栈后却大失所望,原来此"教授"非彼教授,居然是杀猪匠,正在切肉售卖,真不知道这"教授"是名字还是外号。我们让"教授夫人"下了几碗面,匆忙吃完就继续上路。
        318国道在陡崖上蜿蜒伸展,8公里的缓坡到了觉巴山前。这里有个秀美的觉巴村,318国道穿村而过。抬头看觉巴山,山壁耸立如同屏风,一条条盘山公路,如同细线,来来回回曲折盘旋,绕着山体上行。道路形状虽然熟悉,可比家乡的盘山公路不知道长了多少倍。
        脑子也不多想,只是咬牙一个劲的踩踏,用的还是我自创的数数骑车法。来回来回在山壁上绕圈圈,每一次曲折都是以公里来计算的。

        骑好久往下一看,仍然能看见山脚的觉巴村,只是越来越小而已!远处公路上的汽车,看上去如蚂蚁一般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。


远处的觉巴山,长长的盘山路


山坳里就是秀美的觉巴村


苍凉古老的群山



爬不完的盘山路


海拔升高,却总还能看到山边的来时路,只是越来越细


        路上遇见很多骑友,大部分都是从如美出发慢慢骑上来的,还不乏几位女骑友,大家都在感叹这座山的难度。这样煎熬了两小时,眼看就要到达山壁顶端的垭口了,心里想总算要解放咯。这时老赵来了个电话,今天他又是早早出发,居然现在已经到了登巴村的住宿点,他说好多客栈都满了,问我啥时候到。

        我告诉他,马上到垭口了,让他帮我预订一张床位。挂电话后,我继续爬坡,可是事实却是很残酷,这个最高点根本不是觉巴山的垭口,因为转过这个山口,我又看到了一堵"墙",上面又是弯弯绕绕的好几条"线",登时内牛满面、精神崩溃啊。


远处那个山口就是我误以为的垭口


翻过去发现它居然还不是最高点


又是一段段的曲折盘绕


        一弯又一弯,一拐又一拐,渐渐往上挪,也超越了很多骑友,这一骑又是超过一小时。下午5点多,我终于到达了真正的觉巴山垭口,看着石碑上"觉巴山 3908米",觉得海拔高度很有欺骗性。这座山虽然海拔不到4千米,但是骑行难度却远超一些4千米以上的高山。

        找了位骑友帮我拍照留念,然后欣赏了下垭口的美景。

        经幡招展,猎猎作响。

        极目远眺,群山俯首,远处高山峰顶积雪,耸立云端,壮观异常。


终于站在真正的垭口之前



壮观的远山




  不过垭口风大,不敢久留,赶紧把衣服穿好准备下坡。下坡道路仍属于横断山脉,处于知名的地质灾害区内。虽然全部是新修好的路面,但是异常陡峭,道路周围山壁看到许多塌方泥石流遗迹。骑在路上,靠内侧怕落石,靠外侧怕悬崖危险,是不是还有对面的来车,惊险处不遑多述。
  幸好是白天又没下雨,一路有惊无险,一口气下坡到登巴村。登巴村的旅馆基本全住满了,今日从芒康或竹卡出发的许多车友陆续到达,连地铺都很紧张。西西里跟老赵差不多时间到,他选择住在攻略的推荐住宿点,没床位只能睡地铺。
  老赵已经帮我定好床位,我们一起住在"扎西贡嘎"骑友客栈--大通铺,能洗澡,40元住宿费包早晚2顿。草草收拾了下,我就跟老赵一起在门口露天餐桌上吃饭。2个人一荤一素一汤,饭管饱,酥油茶随便喝,吃得正开心时,呼呼从坡上冲下来几个人,里面居然有久久--她也放弃了住在如美的计划。这个小女生还真不是盖的,一路基本都能跟上我们的节奏。我跟老赵连忙招呼她也住这个客栈。
  四兄弟紧接着也下来,可惜此客栈已满员,只好再往前几公里去住另外的住处。
  这一晚,我睡得不算好,不仅因为大通铺此起彼伏的呼噜,还在想着明天的东达山。东达山的垭口海拔高达5008米,将刷新我的骑行海拔高度记录,也是川藏路上要翻越的第一座5千米以上高山,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而且据说山上每年只有1个月不下雪,我期盼明天能顺利完成骑行目标。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