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雪香香线(骑行丽香亚泸day5)

2017-8-28 神兔 长线旅行

clip_image078


洛克博士说的“香格里拉”到底在哪里?
时间的流逝,已经让它成了一个无解之谜。
云南省认为是中甸一带,四川省认为是稻城一带,这场争论的结果就是——云南的中甸县改名香格里拉县(后升级为市),四川稻城县的日瓦镇改名香格里拉镇!
而接下来的行程就是要从香格里拉市出发,前往香格里拉镇。
常规的路线是沿着省道走大小雪山、乡城、稻城,再到香格里拉镇,全长380公里左右。
然而,一条穿越雪山的简易公路却可以将这段行程缩短为200公里,那就是迪隆雪山公路,由于途径浪都村,所以当地人又称它浪都公路。
此路原为矿山道路,后政府决定将其开发为旅游公路,借此打通香格里拉市、香格里拉镇、稻城县,命名为香稻线,目前仍在施工中,自行车可以通行无阻。


clip_image001

箭头下的蓝色轨迹就是香稻线,上方的红色轨迹则是常规路线


格咱乡

昨晚与车友聊天时,大家都认为我昨天没有骑行到格咱乡住宿是一个错误。
今天要骑行的迪隆雪山公路,是云南海拔最高公路,霍迭喀垭口海拔4616米,比滇藏公路白马雪山垭口(4292米)还高300多米。
而且它是一条简易道路,路况很差,加上山顶气温低可能有雨雪冰雹天气,骑行还是有一定困难的。
如果昨天先骑行40公里起伏路前进到山脚的格咱乡(海拔3000米)住宿,今天再从格咱出发,就可以降低骑行难度。
因此,为了弥补昨天犯下的错,清晨起个大早,7点多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我就出发了。


clip_image002

沿着通往乡城和稻城的省道骑行,香格里拉市海拔3300米,所以骑行还是挺辛苦的


clip_image003

今年这时节雨水特别多,一大早已经下过一场小雨了,


clip_image004

村民们去放牧,赶着一群二师兄....还以为自己眼花了


clip_image005

到格咱乡基本上是起伏的缓上坡道路,最高点大约3500米,然后就开始下坡


clip_image006

两侧森林茂密,天气也不错,让我对今天的美景有了期盼


clip_image007

百看不厌的田园牧歌


clip_image008

前方一大片房子就是格咱乡了


clip_image009

格咱乡的学校,那足球场和塑胶跑道,好像比我家乡的还现代化啊


clip_image010

村民们在造房子。看!那巨大的柱子,就是藏民财富的象征


烂泥塘

刚上山这段路经过的地方叫烂泥塘,幸亏没下大雨路面不是很湿,骑行没有问题,如果雨季,就有苦头吃了。
坡度开始还比较平缓,骑行没问题。不过开心还没多久,就有长陡坡出现,特别陡,只能下来推行。


clip_image012

岔路口,右转土路,路边警告牌此路不通


clip_image013

进入矿区公路


clip_image014

身边大车络绎不绝


clip_image016

刚开始是缓上坡,虽然土路,骑起来也轻松,路边小溪欢歌相伴


clip_image017

不过好景总是不长,坡度突然变陡了,不下来推不行啦


clip_image019

你看,遇到陡坡,汽车不是也得下来推?


clip_image020

上方石块犬牙交错,这样的地方统称“老虎嘴”,靠外侧,快速通过


clip_image021

这辆皮卡司机看我推车辛苦,停车说可以免费拉我...不过,还是婉言谢绝了


clip_image022

土路渐渐升级为泥路


clip_image023

轮胎粘满了烂泥和沙石,其实,这地方就叫烂泥塘...幸好没下大雨


一辆黑色小轿车从身边驶过,窗口打开,几个小年轻喊着加油,越过了我......
我心想,前面路这么好么,小车都可以过?
时间不长,小黑车折返了,这回停在边上,跟我说山顶的垭口听说正在下雪,小轿车已经过不去,建议我也别走这条路了。
我停在路边,心里挣扎着,计算380公里与200公里的差别。
这时对面又一辆越野车过来了,满身泥浆,肯定是翻过垭口过来的吧,赶紧拦下问路况。
司机是当地人,说垭口确实在下雪,越野车还是勉强可以过。
于是决定继续前行,越野车能过自行车就能过嘛,大不了推推推,不难克服!
后来证明当时我想法有点天真......


clip_image025

就是这辆车上的这位司机告诉我,越野车勉强能过


神川矿业区域

骑骑推推三个小时,终于来到海拔4千米的神川矿业厂区附近。
矿山企业简直就是生态环境的杀手,把周边环境破坏的千疮百孔。
上山以来,一路风景乏善可陈,矿山的生产和运输活动大概也出力不少。


clip_image026

海拔接近4千米,路边山峰积雪隐现


clip_image027

简易工棚和破坏的植被


clip_image028

湖面湛蓝只是表象,实际上这片是矿区的尾矿积水,因为是铜矿所以呈现蓝色


clip_image029

神川矿业大门,我感觉它应该是香格里拉的污染大户


clip_image031

矿区泥泞的道路,好怕自己从车上掉下来


雨渐渐变大,道路也变得泥泞不堪。
神川矿业的门口有家饭店,也是今天到垭口前唯一的补给处。
下午2点多,我看到这家饭店的时候,心情那个鸡冻之极,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哪!
早上7点多开始到现在,6个多小时,身体很疲乏,肚子饥饿,水也喝光,浑身湿冷,正盼着能休息一下再吃点热的食物。
坐在旺旺的火炉旁,浑身烤得暖洋洋,吃着藏族老板娘的炒饭,喝着原生态酥油茶,看着外面的细雨飘洒,甭提多惬意了。
今天我是两手准备,如果到神川矿业的时候体力不支或者时间太晚的话,我就打算在这里住一晚;如果时间早体力行呢,就翻过垭口去住浪都的美香奶酪厂。
不过吃饭的时候,我就打消了留宿的念头,那床铺、被褥,早已脏得都看不出颜色...
还是辛苦一点,继续上路,坚持翻过雪山垭口为上策。
不过看其他骑友的游记,还真有在这里睡的,估计也是别无选择了。


clip_image032

路上唯一的饭店


clip_image033

吃饱喝足,把剩下的酥油茶灌满2个水壶,有些人喝不惯,但我是很喜欢。


clip_image034

顺着路牌的方向继续骑行,郎都=浪都,估计都是藏语的音译


迪隆雪山

迪隆雪山,位于云南香格里拉县格咱乡东方,属于中甸的大雪山山脉。
它是香格里拉七大雪山之一,主峰海拔5004米,全山有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峰上百座,峥嵘插天,连绵起伏,堪称香格里拉雪山王国。
过了矿区,就真正进入迪隆雪山公路的精华地带了,不过由于季节和天气的关系,估计是看不到什么特别动人的景色。


clip_image035

稀疏的残雪


clip_image036


clip_image037

海拔4千米,杉树犹存


下雨天骑行,最怕鞋子袜子打湿了,不过我有妙招。
袜子外面先套个塑料袋,再穿进鞋子,虽然闷一点,但是可以避免袜子打湿,这样脚部感觉干燥,不会觉得湿冷。


clip_image038

车轮、鞋子遇烂泥没办法,袜子坚决不能湿


clip_image039

烂泥太厚,连车圈都淹没了


clip_image040

身后牧马人驰来,车顶居然坐着个人摇来晃去地拍照片,摄影师还真是能人所不能


clip_image041

对面开来一辆班车(东义-浪都-香格里拉),这是迪隆雪山公路上唯一的一辆班车,在坎坷的地面上摇摇晃晃地行进,看着都揪心


clip_image042

海拔4300米,气温骤降,接近零下1度


clip_image043

路边积雪越来越多,天空也飘起了雪花!


clip_image045

经过平缓路段时候,看见这辆车抛锚,司机说下来时无缘无故熄火了,请求我帮忙推一把,好吧,下山坡度,一推就走...


clip_image046

高海拔地区,高高的冷杉已经办成了低矮的灌木


clip_image047

防雨罩上满是积雪


clip_image048

前方的道路在云雾深处,不知几许远


clip_image049

不时开来的对向车辆提示,前路尚可通行


clip_image051

不能忘记给瑞安美利达俱乐部做个广告


clip_image052

零度以下,积雪难溶,路两侧基本被白雪掩盖,


clip_image053

我承认,刚看到这么多雪的时候,自己很兴奋


第一垭口

clip_image055

低温、飘雪、泥泞增加了骑行的难度,空气稀薄更是让我骑不了多远就得休息一下,近3小时后,才到达第一垭口位置,此处约4500米。植被已经基本没有了。


clip_image056

糟糕的是,泥泞的道路上开始结冰了,冰渣令轮胎有点打滑


clip_image058

重型汽车隆隆驶过,不忘给我一根大拇指


clip_image059

第一个垭口后有个小下坡,7公里的起伏路就此开始


clip_image060

偶尔也会有积水的大坑出现


眼中只剩下三种颜色,黑色的山,白色的雪,黄色的路。


clip_image061

路边厚厚的雪墙


clip_image062


clip_image063

天地间一片白茫茫


clip_image064

抬头,白雪尽处,仍然望不到山巅


clip_image066

路边的水塘也成了一池黄汤


迪隆雪山区内共有40余个高山湖泊,加上雪山、峡谷、森林、溪流、牧场等景色为一体,是云南至今发现的最美的高山湖泊景观!
这段公路的右侧下方有一汪海子,就是迪隆雪山的著名湖泊——盖公错纳,与不远处的盖公错色是姐妹湖,据说都是死火山口形成的海子。
不过这个季节里,缺少植被的衬托和蓝天白云的倒映,只留下了那些纯净与寂寞。


clip_image067

迪隆雪山名湖——盖公错纳


clip_image068

百度找的盖公错纳美图


玛尼堆

clip_image069


clip_image070


山风渐大,刮起雪粒子,扑向我,脸上被打得有点刺痛。
继续前行,远眺前方,道路右侧似乎出现了不一样的东西——玛尼堆!
我顿时兴奋起来,难道是垭口快要到了?
但是7公里的距离才骑了3公里多,要不是路书错了?
渐渐接近,玛尼堆一共3个,由刻字的玛尼石堆砌而成,在雪地里静静肃立。


clip_image071


clip_image072


我很想在玛尼堆前留影,但自拍效果不好,而且风很大。
不过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很快就有“摄影师”送上门来啦。
一辆车自远处驶来,我招呼司机兄弟开窗帮忙拍张照,他非常热心,坚持着要下车来帮我拍得更好一点。


clip_image073

难得的留影


clip_image074

远方驶来的“摄影师”


霍迭喀垭口

我顺便问了下司机,垭口还远吗,司机回答马上就到...
其实,汽车司机说的“马上”并不靠谱...


clip_image075

遗弃路边的大车,看样子可能一路颠簸使前轴断裂了


clip_image076

轮胎黏满了雪和泥水


转过一个垭口,眼前豁然开朗,然后就震惊了。
低矮的云层下,云雾已经消散,几座积雪的山峰露出了真容。
他们穿越亘古而来、覆满冰雪的魔神,静静地伫立在天地之间,冷漠而神圣,偏远、崎岖,亿万年来注视着众生,让人望而却步。
这一刻,我心中只有崇拜和敬畏,那是对雪山诸神的,也是对天地造物的。


clip_image077


clip_image078


clip_image080

黑白分明的世界


clip_image081

远方一条线横过山腰,延伸向未知的远方,看着近,实际却有3公里的路程。


clip_image082

由于司机的误导,我一直以为垭口快到了,到了这个地图上没有记载的岔路口时,差点就从左侧一泻千里而下,仔细查看地图才发现,刚才的那条山腰的细线才是我要去的地方。


远方的山口就是霍迭喀垭口,当地人称4900垭口,实际海拔4616米,也是今日行程的最高点。
这里大概8点多天黑,现在大约6点半,目标就是翻过垭口,然后骑行下山,如果半路天黑就开灯,吃住都在美香奶酪厂。


clip_image083

我拍的黑白霍迭喀垭口


clip_image084

百度的最美季节霍迭喀垭口


起初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能完成目标,因为路况不是很糟糕,勉强可以骑行。
甚至我还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工地和工棚,因为下雪大门禁闭,但能确定里面有人,因为门口发电机在运转。
逐渐接近垭口,两侧的雪山也仿佛触手可及。骑行在只有黑与白的世界里,魔幻得有点脱离现实。


clip_image086


clip_image087


clip_image088


clip_image089

触手可及的雪峰


clip_image090


意想不到的是,剩下的两公里路,却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,在平原地区简直不可想象。
因为天色已迟、气温下降的缘故,接近垭口的道路,已经完全结冰。
车轮上去打滑,无法继续骑行,干脆下来推车,脚步也是走几步滑一步。
只能踩着汽车压过的印迹,龟速推行,因为压过的痕迹有轮胎留下的纹路,摩擦力略大。
雪景、魔幻、震撼...所有的感觉都先放在一边,集中注意力,推推推...前进
意料不到的困难,让我的目标变成了——天黑前到达垭口,否则就返回刚才的工棚借宿。


clip_image092

白雪铺满道路,隐约有车轮的痕迹


clip_image093

地面全部结冰


clip_image094

对面来的车变得极少,估计大多数也是过不了这段结冰路面


clip_image095

看着对面这辆车从垭口处龟速下来,与其说开下来,不如说是滑下来的。冰路面不靠防滑链,老司机才能干的活啊


clip_image096

我终于清楚的看到了霍迭喀垭口的模样,垭口前,还有几段之字形的上升


clip_image097

结冰的路边,还要推车爬坡,那滋味自己想吧。终于,使出吃奶的力气、耗尽洪荒之力后,垭口的经幡也清晰可见了


clip_image098

终于,天黑前,总算达到垭口


clip_image100

悲惨的是,这侧的下山道路也结冰,这就意味着骑不了,还得继续推


原以为翻过垭口就是今日磨难的结束,没想到下山路结冰,所以得继续推车。
天色渐渐地黑了,下方山谷里引擎声不断,仔细看,好几辆汽车都在掉头返回。
我推着车子,走在结冰的下山路上,速度不敢快,生怕不小心滑倒,只能慢慢地走。
心中期盼着,下一刻就可以骑行。
推行2公里左右,泥泞的路面渐渐出现,但由于积雪的融水流淌冲刷,显得沟壑纵横。
我想试着骑骑看,但刹车居然刹不住了?
咋回事...仔细检查一下,V刹块跟刹车圈都结冰了哟...冰面对冰面,哪来的摩擦?
还好我没有鲁莽地直接上车骑行。
旋转着车轮,我想让车圈冰面跟刹车冰面摩擦后双双破裂,毫无效果。
只得捡起路边的石块,用力敲打,让冰面破裂散开。
敲碎后开始骑行,灯光下的路面很差,坡度也陡,一路下山,我必须刹车紧捏才能控制速度。


又一个意外发生了,车是V刹的,下山途中我感觉到刹块在飞快地磨损。
V刹怕下雨,湿润的接触面会让刹车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磨损,虽然是新换的刹车块,但这样的磨损,后面的行程还能继续吗?
我开始有点担心起来...
不经意间,我抬头...
不知何时,厚重的云层早已消散,繁星点点的美丽星空就在头顶...
顶着星空,怀着忐忑的心情,骑着泥泞的烂路,晚上9点终于到达美香奶酪厂,顺利入住。
历经磨难的一天也终于结束,一切留待明天再说吧。


clip_image102

历经磨难的战车上、挡泥板里、辐条上,冰块仍未化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浙ICP备1804982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