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访心中的神山——贡嘎(201404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寻访心中的神山——贡嘎(201404)
2014-08-01 长线旅行

贡嘎,是横断山脉的最东侧的一支山系,主峰海拔7556米,为世界第十一高峰、四川省最高峰,人称蜀山之王。 

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选美中国里,贡嘎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山第二名,仅次于南迦巴瓦。

贡嘎之“贡”,藏语乃高大之意,“嘎”,乃洁白的意思,有人将其形象地翻译为“至高无上,洁白无瑕”。

贡嘎山拥有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峰120余座,6000米以上的20余座,主峰状若金字塔,周围环绕着雪山群,美不胜收。 


许多人是从两张经典的驴友照片上首次认识了贡嘎——蓝天下那矗立云间的雪峰直刺苍穹,峭壁小径上的背包驴友,隔着云海眺望山尖。

毫不例外,我也深深地为之折服,从此魂牵梦萦这令世人兴叹的贡嘎神山,盼着何时亲身体验一下那站在云端的感觉。

图片1.jpg


图片2.jpg


 

说走就走的旅行


2012年9月单车骑行川藏线时,我特地研究了一番318国道上能观赏贡嘎的位置,分别是折多山下山途中、新都桥镇、高尔寺山黑石城。

可惜天不遂人愿,经过的那几日连续下雨,山上大雾迷漫,能见度极差,终究是与贡嘎缘悭一面。

回来之后,依旧念念不忘贡嘎,终于,2014年4月,我带着老婆,又开始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去寻访我心中的那座神山——贡嘎。

抵达四川后,我们陆续游览了海螺沟冰川、雅家埂红石滩、小城康定、折多山、塔公草原、木格措等著名景点。

海拔逐日升高,身体也逐渐适应,虽然沿途经过海拔早已超过4千米,但是都没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。



初次惊艳贡嘎


第一次目睹贡嘎的真容是前往塔公草原的途中。司机杨二姐是个热心人,也是我们康定客栈的老板娘。获知我们这次主要目的是寻访贡嘎后,她告诉我们,如果天气好的话,今天的旅途中就能看到它。

离开康定,翻过折多山垭口后不久,二姐突然靠边停车,我瞅瞅两侧和前面,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风景,正纳闷呢。二姐笑着让我们赶紧下车往后看。

只见远处蓝天下,一片积雪的群峰中,一座金字塔样的巨峰矗立,鹤立鸡群般高出周围群山一大截,旗云飘扬在峰顶,那就是贡嘎山的主峰,阳光照耀下显得特别的晶莹剔透,犹如一位神灵披着洁白的圣衣。蜀山之王,神山贡嘎,我们久久凝视着,感叹着盛名无虚,这一刻,敬畏之心已油然而生。

贡嘎是藏密祖师莲花生大士曾经授记过的四大圣山之一(喜马拉雅山、扎日神山、玛沁雪山和贡噶山),因此在藏传佛教中有着神圣崇高的地位,庄严而神秘。

贡嘎山的神圣,还体现在它的不可侵犯。据统计,贡嘎山的攀登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,仅次于梅里雪山,难度之大足以让大部分登山者望而却步。到目前为止,全世界仅有24人成功登顶,却有37人在攀登中和登顶后遇难。


DSC01053_副本_1.JPG 

 

折多山重游


虽然不可能去攀登贡嘎,却希望尽可能地去亲近它,欣赏它,朝拜它。之前的那次远眺,根本无法不能让我们满足。

旅程第五日,我们终于迎来一次与贡嘎神山的近距离接触——包车从康定出发,再次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折多山,经新都桥镇,依次到达雅哈垭口和子梅垭口(一直以来,这两个垭口被公认是贡嘎神山的最佳观测点),近距离观赏贡嘎神山的风采。

二姐帮我们联系的司机洛让,一个憨厚热情的藏族人,住在朋布西附近。清晨6点天没亮,他就摸黑开车从新都桥出发,来康定接我们,于是又一次开始翻越折多山。

折多山是川藏线上第一座海拔4千米以上的高山。清晨的折多山,云雾迷漫,原以为今天能在垭口看到云海奇观了,谁知随着太阳的升高,云雾却渐渐消散。高原的气候总是这样变幻莫测。等我们到达垭口的时候,天空早已是一片蔚蓝。

垭口处停车,沿着台阶缓步登顶,白塔、经幡、曲折的公路、八峰山和玉岭雪山,尽收眼底,总算弥补了心中的些许遗憾。回想当年骑行川藏线的时候,由于下雨起雾,折多山能见度不足10米,根本看不到啥景色,只在白塔处拍了张纪念照就匆匆离去。有几个骑友运气更差,看不到路边的白塔和垭口标志,没停留直接下坡去了新都桥。


DSC01771_副本_1.JPG 

DSC01793_副本_1.JPG 

DSC01776_副本_1.JPG 

 

误入雅龙钙化滩


自折多山垭口下山后,沿318国道到达誉为“摄影家天堂”的新都桥镇。4月的新都桥,草是枯黄色,树木还没长出新叶,一股荒凉的感觉。

我们无暇细看,沿着一条土路驶向雅哈垭口。土路坡度陡峭,崎岖不平,时常要下来走几步路让空车先上。洛让小心地驾车,竭力不让底盘磕到。他说,这条土路如果刚下过雨的话就会变得泥泞不堪,这辆车根本走不了,我们不禁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。

海拔升高后,两侧植被开始变化,树木早已消失,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。路边偶尔能看见上山挖虫草的藏民,这意味着目前海拔已经超过4千米,离雅哈垭口已经不远。

这时公路左侧出现了一大片宽阔平坦的雪地,老婆最喜欢看雪玩雪,偏偏南方几年才下一场雪,一个劲地要洛让停车让我们下车玩雪去。事后,我真心感谢老婆,要不是她这份执着,今日差点就与一处奇观失之交臂!

到达雪地要跨过一条小溪。小溪周围看上去就是一片土黄色的“烂泥”,可是我踩上去才发现这“烂泥”原来是是硬的。当时我以为这个只是常年积雪形成的高原冻土而已,后来才知道这就是雅龙钙化滩,又称雅龙泉华滩。

钙化地貌是一种极为绮丽的地质现象。钙化是溶解在水中的各种矿物质在别的物体(载体)上析出后,形成的某种混合结晶体。钙化地貌以河滩为主,称钙化滩。由于各种矿物质析出时对载体有一定的选择性,会导致不同地方的钙化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十分美丽。著名的九寨沟黄龙景区就是钙化地貌的代表。

      小溪上游居然还有一座被积雪半掩的钙化瀑布。蓝天白云下,雪水融化成瀑布,再汇成小溪,在黄色的钙化滩上欢笑着奔流向下。


DSC01836_副本_1.JPG 

DSC01916_副本_1.JPG 

DSC01936_副本_1.JPG 

 

雅哈垭口的遗憾


离开钙化滩,土路弯弯绕绕,盘旋而上。绕过一个转角,猛然开阔起来。一排冰雪山峰蓦现眼前,原来已经到了海拔4560米的雅哈垭口!垭口只有我们三人一车,阳光从云层间斑驳地投影到群山上,右边最高的就是贡嘎主峰,峰顶处白云涌动,山巅积雪和山脊线清晰可见,梦幻般的画面无法以文字形容。

我来不及披上外衣,连忙下车,可没料到这里山风凛冽,都能把人吹得脚步浮动,一下感觉吃不消,拍了两张照片后就回车里穿外衣去,还叫老婆也穿好衣服再出来。

岂料人算不如天算,就那么一分钟的时间,车里出来再看时,虽然景色依然很美,但峰尖已被白云牢牢遮掩,观赏贡嘎全貌的时机已经错失。老婆抱怨我心不诚:神山有灵,恼了我们在它前面回车穿衣服,索性就遮起来不给看。

不舍得这么轻易离开,看看白云移动速度又很快,我们就想在垭口再等一会儿,看看这恼人的“面纱”是否会被风儿吹开那么一瞬间,让我们再细细欣赏贡嘎的绝美风姿。

足足等了半小时,蓝天上风起云涌,舒卷变幻,层出不穷,然而贡嘎主峰处的白云非但没有消失,反而愈发浓厚。为了余下的行程,虽然遗憾,我们仍然要准备离开了。


DSC01951_副本_1.JPG 

 

泉华滩奇观


去子梅垭口的话要经过玉龙西村,另一处钙化滩奇观——泉华滩就在这里,也在我们今日的计划安排之内。

雅哈垭口下山的路况依然很差,水土流失,沟壑纵横,甚至比上山还辛苦。今天的线路偏僻得近乎原始,早晨出了新都桥镇后,就连个像样的村庄也没看到过。幸好昨天买了些牛肉和饼干,否则可就要饿坏啦。

下山不久,我们遇上了一个自驾车队,清一色丰田普拉多越野车,车上的向导和司机洛让是熟人的,一问方知原来是重庆的普拉多俱乐部,也要去泉华滩玩。

我们加入车队,一起到达玉龙西。泉华滩在半山腰,小车上不去,我俩只能徒步上山,可普拉多车友们都热心地招呼我们上车。运气还真不错,搭车上山既省体力又节省时间,要知道泉华滩的海拔也高达4千余米,空气稀薄,从山脚徒步上山,短短几百米可能就得花费半小时之久。

泉华滩人称小黄龙,面积很大,依山而下,据说共有8个泉华阶地,但我们只走了下面两级。泉眼在高处,不巧正处于断流状态。阶地上有许多大小不同、形态各异的五色彩池,周围满是苔藓,彩池里水草相依,石花点点,更有蓝天白云倒影在池间,美不胜收。

远处居然还有一只彩羽的水鸟,向导说是鸳鸯,我持怀疑态度:海拔4千米以上的藏区真的会有鸳鸯么?


DSC02077_副本_1.JPG 

DSC02029_副本_1.JPG 

 

子梅垭口大圆满


泉华滩处也是贡嘎的观测点之一,我放眼望向贡嘎山,只见山尖处仍然云雾缭绕。难道说,雅哈垭口的惊鸿一瞥和拍到的两张照片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了?不,决不甘心,不到最后决不放弃,还要再上子梅垭口去看贡嘎!

离开泉华滩下山,普拉多越野车队放弃了子梅垭口,决定前往莲花湖。我们依然目标锁定子梅垭口。

子梅垭口海拔4550米,距离贡嘎主峰只有17公里,为最佳观测点。盘升道路依然充满崎岖和荒凉,可真的到达垭口的时候,眼前展现的壮美景色,简直令人窒息。

隔着茫茫的云海,一眼望见,贡嘎犹如王者般矗立在连绵的雪峰之中,恼人的“面纱”早就撕下,所有细节清晰无比。

神山,难道你真的有灵,看到我的诚心,又原谅包容我了么?

为了不给远道而来的信徒留下遗憾,非但让我看清你的真容,还不吝赐下这难得一遇的云海奇观?

花未开,雪未化,天地之间,寒风凛冽,白云之上,我们俩直面着蜀山之王,这一刻,心中已是大圆满。DSC02155_副本_1.JPG  DSC02098_副本_1.JPG


写评论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