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云八景之寂寺晚钟(20160303) - 铁马踏歌行
在减肥路上挣扎着的胖子骑行日志
集云八景之寂寺晚钟(20160303)
2016-03-03 行遍集云

点击查看原图



昔日集云八景之一的“寂寺晚钟”,指的就是集云山南麓的千年古刹----本寂寺,寺院清幽,1300多年来,历经沧桑,始建于唐,宋元明清多次重修,文革破坏后1985年重建。我也曾多次探寻不获,没想到它就在我的眼皮底下,这些年路过虽不下百次却都视而不见。寺匾现由赵朴初先生题写,据说寺内还曾发现弘一法师的书法真迹。今日匆匆而过,待有睱时再去参观。



下为网文摘抄
本寂寺,落坐浙江瑞安市,衔集云山南麓。木欣欣以向荣。寺前一鞠泉,朝夕流水叮咚,有碎玉之声。珠珠落石。香客游人,于会于此,览物之情,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。宜鼓琴,琴调虚扬。宜咏诗,诗韵清绝。矢声铮铮,皆鞠水之所助。
北门外河埭桥的本寂寺,山门为赵朴初先生题字。左右有楼侧轩。静寂庄严。公休之暇,焚香默坐,消遣世虑,阵阵木鱼之声,送夕阳,迎素月,何等胜既。
本寂寺,初建于唐,武则天朝,正圣元年(695年)赐名护国恩寺,国内盛名。唐禧宗乾符六年(879年)藤萝尊者驻锡此寺。后遭破坏。清道光年间,我先辈陈焕章先生重建。民国六年不慎火焚,焕章孙陈麟书先生(即瑞安大儒陈黻宸,字介石先生生父)改向重建。
l990年比丘尼传一法师,历经艰难,重建大殿和天王殿。昔日,我与挚友孙中存先生谈及旅游资源。瑞安本是文人会萃之地。孙、陈两家,晚清名誉全国。宅第均在。如今学子,能上北大,全家喜出望外,不知北大初创。介石先生率蔡元培、马叙伦、陈怀、林损教授,树北大新风,学识满天下。
还有瑞安山林庙宇,老宅街坊,海产丰满。可召天下游客。经济、声誉双蠃。李秉钧君为本寂寺写谱,补之不足,又发现新文物,善哉!百姓代代相传:修庙、造桥,是头等善事。
佛教哲学,极深智慧,对人生的洞察,有独特见解,相信佛教,不是迷信。思格斯在《自然辨证法》赞誉佛教是人类辨证思维高阶段。佛教在中国,有两千多年,不论政权更迭,佛庙香火仍盛。中国哲学、文学艺术史,离不开佛教史。百姓焚香膜拜:万物之得,感吾人生。也是最好心理学实践。如今各地佛庙,除夕敲钟,祈福未来,万人聚集,不惧严寒。但愿闻《本寂寺》钟声,声声传到遥远我这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寂梵音远 集云景色佳——记千年古刹本寂寺
李秉钧
在编纂《千年古刹本寂寺》一书的过程中,笔者惊奇地发现寺藏的弘一法师和蒲华的书法真迹,赵朴初题写寺匾的和苏渊雷对联的手迹。2009年初,笔者又与黄裕智、端木镐等三人再访本寂寺,对文物进行考证。发现一掬泉的原泉眼犹在;原址扩建的藤萝古井,在挖淤泥时,其井旁还出土十六罗汉石刻头像念珠和石烛台;还发现传一师请人运回的原置于村内路旁的路亭柱石刻联。文物资料可谓相当丰富,将此情况向文物部门报告后,引起极大关注。
据《弘治温州府志》记载:“唐天复二年(公元902年)有白乌栖于集云山岩,事闻,改安固为瑞安。”“集云山在县治正北,本县主山也。其巅景趣平远,为一邑冠,山跨帆游、崇泰、清泉、集善四乡,万松山即集云支山。”而主山中段南麓,有座古刹本寂寺,是温州垟著名古寺之一,始建于唐垂拱四年(公元688年),迄今已有1320年的历史。证圣元年(公元695年)改名为护国报恩禅寺;大中八年(公元854年)改名为集云院;乾符六年(公元879年)因藤萝尊者卓锡本院,修葺后改名为本寂禅院。尽历岁月沧桑,经宋、元、明多次重修。
据民国《瑞安县志》记载:清顺治年间重建,道光年间,里人陈焕章又建,民国初部分寺舍被李漱梅之子李墨西租作罐头厂厂房。民国六年火毁;在该次火灾中,大殿等焚毁,但藏经楼却完整无损。七年,焕章之孙麟书改向重建正殿五楹。二十二年僧显默增建僧房十余间,住僧人八人,田四十余亩。由寺僧自力躬耕。至今仍然香烟缭绕,梵音不断,钟磬和鸣,暮鼓声遥,一直来为瑞安北郊一大景观,也是不可忽视的文物资源和独具特色的城市景观。
除了藤萝尊者之外,历代高僧曾卓锡本寂寺颇多,在县志和大藏经中查到有宋·灵光文观禅师、清·云荫德禅师、双贞尼禅师等。明末进士林增志(后出家为行帜和尚、法幢禅师、念庵法师)生平曾两度涉足本寂寺。在他28岁时,即庚申年(公元1620年)春,为母卜葬北湖,求三日晴,请诸禅师在本寂寺念佛超度。之后,于本寂寺读书,以便随时省墓。出家后,遭清廷捕捉入狱,在王元启医生的帮助下逃出监牢后,曾隐居本寂寺疗伤。南门一远亲姑娘每日为其送饭,经林增志的弘法影响,后也居家修行,将住家改为尼庵。后来人们将尼庵所在的路巷称之为“师姑娘巷”(即原“绳心巷”)。
根据当地老人回忆,晚清至民国,本寂寺住持经显、了、达、则、安,几代僧人的延续,今已到安字辈。在抗日战争瑞安沦陷时,本寂寺一度成为郊区避难所,瑞安的育婴堂迁至寺中,则轮禅师收留无依靠儿童200多人。在土改时大规模禁止迷信运动中,则圆和尚在寺院被迫关闭、僧尼还俗时,曾将部分寺中文物埋在地下。今部分已出土,如:石烛台、石刻罗汉念珠,圣堂古钟(今暂存放于瑞安文物馆)。
本寂寺风光秀丽,北倚青山,面临锦湖水色,寺左有“一掬泉”泉水清洌,源流不息,曲折漩入寺后的“藤萝古井”,与古井底岩缝流出的泉水汇以此清泉,煮泡香茗,甘洌幽香,沁人肺腑。又是清代以来著名的集云八景胜景之一:“寂寺晚钟”。晚清金味斋咏此景诗曰:“僧么钟韵出松寮,日暮樵归景寂寥。静听一声消俗虑,归桡忘却路迢迢。”
本寂寺是历代文人雅士云集游览,吟诗唱和之所,留下了不少墨宝。宋代叶槐留下的“为爱莲塘水石幽,画桥斜日任迟留”。写出本寂寺当年的风光。清代胡璜 《元日同友人登第一山度朱溪饮一掬泉》诗中写道:“石磐无声僧自定,夕阳初下鸟知还。朱溪不减桃源路,爱逐渔郎到此间。”曾炳奎有“闲游吾有句,留待碧纱围。”曹应枢的“绿萝径转僧庐出,丹树秋高霜气浓。”和项霁的“藤萝入定今已无,跼城市思清娱。”等诗句,描绘出对藤萝尊者的敬佩和缅怀。
本寂寺在新中国成立后,一度作畜牧场,后又改为“河埭桥西岙联办村小”的教学点。在历史的沧桑中,寺院破旧不堪。1985年,传一尼师(安照师)萌发重兴本寂寺的宏愿,在众人协助下,历时5年,将本寂寺重修,正殿前殿依次于1989年和1992年两次上梁,并建山门及两厢宿舍、厨房,又筑围墙。2008年底,集云八景之一——“寂寺晚钟”石碑已立于寺前,使瑞安集云八景之一“寂寺晚钟”的老景点,重放光彩。全国政协原副主席、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为本寂寺题写寺名。乡贤髦老,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苏渊雷题写楹联:“本固根宁,入相如来;寂静圆明,应无所住。”乡邑期颐老翁何励生,在厦门大学退休后,居校园中国光楼,应颜锦川公之约为本寂寺撰联云:“邻结云山,好景长留歌啸地;寺名本寂,重光深见古今情。”2000年仲夏,温州市诗词学会在瑞安诗词学会陪同下,参观了本寂寺,并举行了笔会。张桂生、吴军、陈麟振、黄杰甫等吟诗作对,挥毫泼墨,对本寂寺的历史人文资源作了高度评价。
其中,老诗人吴军的《西江月·本寂寺问禅》别具特色。词曰:“天持疏星皎月,寺传暮鼓晨钟。香烟袅袅上遥空,泉水涓涓微涌。深悟大音清韵,细收秋爽春融。暖风着意醉娇容,允否心旌摇动?”现代的文人墨迹瑰宝云集于本寂寺,为寺院文化又丰富了内涵。
法国现代研究中心瓯江协会秘书薇洛尼女士曾考察本寂寺,对寺院的历史文化给予肯定,作出“本寂梵音远,集云景色佳”的评语。香港同胞徐剑雄,率子徐森梁、媳谢慧仙特铸造铜钟捐赠给本寂寺,使“寂寺晚钟”名符其实,弘法钟声,重新荡漾于云山云水之间。由陈永炎奉酬,黄裕智书的集云八景之一——“寂寺晚钟”的青石碑,今已立于寺前路旁,为瑞安城市后花园锦上添花。
 
 

写评论
回到顶部